Insert title here

所在位置: 首页 > 社科研究

专家读者热评小说《生死大公决》

   2014-07-28 11:14:16 来源: 本站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82岁高龄的刘鹏编审退休后笔耕不辍,先后撰写出版了各为30万字的《找乐集》、《悟道集》(均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受到了读者的充分肯定和欢迎。之后,又于今年二月出版了他创作的40万字的长篇小说《生死大公决》(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受到媒体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好评。《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先后作了报道并发表了书评。近期,由河北省作家协会、花山文艺出版社和河北省社会科学院老教授协会联合举办了有我省文艺界专家、学者和读者参加的《生死大公决》研讨会,《河北作协》、《河北老教授协会》等杂志对这次研讨会上的发言作了摘要报道。一致认为,《生死大公决》“是一部值得称道的长篇新作”;在全社会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时,刘鹏送来了这部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书,堪称老树发新芽;它的历史真实性、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等方面都达到了“新的高度”。

一、重现历史,展现民族大义。《河北日报》原副总编牛增慧撰文指出,正当少数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复活势力任意篡改二战历史,否认日本侵华暴行,甚嚣尘上,激起中华民族和世界人民义愤之际,《生死大公决》的出版具有重大现实意义。该书忠于历史,以大量的篇幅揭露了侵华日军的罪恶行径,生动描写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夏铁莲为代表的京东姐妹及广大人民群众以坚定的民族自信做支撑,坚持民族正义,发扬超人的勇敢和智慧,经过惨烈而曲折的斗争获得巨大胜利的故事。这些故事彰显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彰显了中国人民坚持民族独立、抵御外敌侵略的决心和强大力量,彰显了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真理。(河北日报2014年6月13日第11版《重现历史忠于历史——评〈生死大公决〉》)。花山文艺出版社于怀新主任和该书责任编辑刘红哲指出,“小说描写了京东女杰夏铁莲极富传奇色彩的一生,时间跨跃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和社会主义建设四个不同的历史时期。随着对夏铁莲人生历程的描述,一幅京东儿女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富强而进行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豁然展现在读者眼前。在血与火的洗礼中,中华儿女的铮铮铁骨、京东人民豪迈坚韧的精神品格熠熠发光,亲情、友情、爱情与民族大义、国家责任,在抵御外侮、争取解放的斗争中交相辉映。”作者“在致力于刻画女杰夏铁莲的心灵史的同时,也展现了我们民族艰苦曲折的民族的心灵史,这是非常可贵的。”

二、从多角度描绘历史,刻画典型人物的多彩形象。中共河北省委讲师团原副主任孙恒杰说,《生死大公决》从多角度展现历史,在读者眼前呈现出丰富多样、色彩斑斓的动人画卷。“有民族侵略和反民族侵略的展现,有阶级压迫和反压迫的描述,有正义和邪恶的比拼,有真诚与虚伪的较量,有美丽与丑恶的对峙。作者通过众多个性化的人物活动和万花筒般的故事情节,形象地传递自己的价值判断和爱憎感情,使读者在‘听故事’、‘增见闻’、‘开眼界’的同时,不知不觉间在思想观念上受到感染,精神境界得到升华。”《探索与求是》杂志原主编张建军指出,夏铁莲“这个人物主要有两个突出形象:一个是现代巾帼英雄的形象,中国文学史上的巾帼英雄曾打动和影响了历代中国人。家喻户晓的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等等,可谓星光灿烂。二是现代文化女性形象。刘鹏笔下的夏铁莲不是自爱自怜的小家碧玉,不是锅台炕头单纯的贤妻良母,而是一个格调高雅的文化女性。当读到‘重走青春浪漫路’一章时,月夜下,夏铁莲与爱人苇根开怀痛饮,对酒当歌的场景是那样的热烈浪漫,一人一句诗,一诗一杯酒……洋洋洒洒,古诗今韵,雅俗竞秀,把个活脱脱的文化女性夏铁莲置于读者面前。”

三、一个不多见的反面典型的塑造。河北省作家协会王力平副主席特别强调:“在人物塑造方面,我觉得更有价值的是楚坚这个人物。他是个老革命,也是夏铁莲的发现者、培养者和领导者。但他心胸狭窄,思想片面,刚愎自用,嫉贤妒能,有很强的个人虚荣心和报复心理,他一次又一次地栽赃陷害夏铁莲,从犯错误走向犯罪,直至自我毁灭。这样一个人物形象,在当代文学的人物画廊里是不多见的。人性当中,总有些偏执的、阴暗的甚至罪恶的东西,这些东西一般情况下表现为个人的心理扭曲和性格缺陷。但是,当这种性格和心理缺陷与中国革命历史上屡屡发生的‘左’的思想路线联系起来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现实世界中最为荒诞的一幕,以最纯洁、高尚的名义,从事最阴暗、卑鄙的罪恶。”有的评论说:“党内的腐败分子不光只吞噬人民的血汗钱,更重的是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腐蚀着人民的灵魂,摧残着共和国的江山。所以楚坚这个人物形象是难得的反面教员。”

四、选取关键性动作和细节描写,使人物形象丰腴饱满。评论者认为这是《生死大公决》艺术价值的突出体现。对此,河北师范大学文学学院教授马凤藻以丰富的资料作了阐述。他说:“夏铁莲是作者全力塑造的主要人物形象。而这些丰富复杂的人性光辉,都是通过一个个实际行动再现出来的,都是通过具体逼真的一系列情节展示给读者的。”他说,在这个思想指导下,“作者以严谨、欢快的笔触,完整地描写了战争和建设的生活长河,表现了那个时代特有的丰富多彩的社会场景,概括了一个时代的完整的历史面貌,具有一定的社会广度和深度。”河北作家协会李延青副主席以《细节是最有生命感的肌理》为题撰文指出:“一篇小说,无论是短篇还是长篇,细节都堪称其最有生命感的肌理与脉动,细节描写是否真实,对于作品创作的成败、艺术价值能否实现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他指出:“《生死大公决》作品虽然情节奇巧,悬念迭出,却丝毫没有虚无缥缈、脱离实际之感,反而觉得它顺理成章,真实可信。可以感到,创作过程中,作者在细节刻画和描写方面,着实下了番功夫,经过反复细致打磨,才达到了如此境界。”接着李副主席摘取书中一些他感到满意的细节描写的段落为例,从中提炼出带有规律性的三条基本经验:第一、故事细节要与典型环境相互融合协调;第二,故事细节要贴近主人公的心理状态;第三,故事细节要顺应生活的自然规律。他在文章结尾处指出:“这部作品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就,与作品创作手法上许多可贵之处息息相关。注重、讲究故事细节的真实性就是其中的重要方面。”(燕赵都市报2014年6月21日第20版)

五、社会公平是书中的亮点和看点。我院老教授协会赵金山会长说:书中还有一个亮点和看点,是在社会公平上。夏铁莲在战争时期、在土地改革中以及社会主义建设中,总是高举社会公平的旗帜,以此团结广大干部、群众夺取胜利,描写得生动深刻,让人过目难忘。这样的描写,在一般作者和作品中是难以达到的。所以能在《生死大公决》中成功出现,这与作者过去从政的经历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我们在这里看到文学创作能力与政治理论水平成功结合的一个范例。”他指出:“过去一些英雄人物讲理想信念,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现在好日子有了,社会不公平问题却出现了,如果社会不公平问题解决不好,也会带来新的问题。社会公平与阶级斗争有联系。社会不公平是永远存在的,是绝对的,社会公平是相对的、暂时的。经过调节使社会不公平达到公平,但是很快又会出现新的不公平,又要进行调节,这样在不公平——调节——公平上循环往复,不断推动社会进步。在新的历史时期,由不公平达到公平,其调节机制不是阶级斗争,而是法律和法律的实施,以此使社会不公平问题得到解决,不会因此酿成阶级斗争出现。但是如果出现失去法律调节或法律调节失去作用,就会演变成大规模的阶级斗争了。我们要绝对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说这部小说全篇贯彻解决社会不公平的主线,以及对实现社会公平的赞颂是有重大现实意义的,是这部书达到“新的高度”的宝贵收获。

六、塑造一个完整的地主形象有利于加深对民主革命的理解。评论者认为,《生死大公决》还有一个创新之处,是作者在描写恶霸地主分子孔三粒这一形象时,没有受以往简单化、单一化、教条化的影响,而是从历史的真实性和人物的复杂性出发,将他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俭朴与奢侈、勤劳与经营、剥削与残杀的存在及其转化全方位地加以展示,给读者提供一个完整的恶霸地主分子形象。这对于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后来人是负责任的表现,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态度,有利于人们对中国民主革命、土地改革运动重要意义及其复杂性、艰巨性的理解。正如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原处长杜荣水所说,我不了解土地改革的具体情况。通过本书对以孔三粒为代表的恶霸地主破坏土改运动的奸诈残忍作为及累累罪行的揭发控诉,我深刻感悟到了土改前及土改中京东地区敌我斗争的尖锐性,进一步认识到我党当年在解放区领导农民掀起土地改革运动对消灭封建剥削制度、巩固解放区、支援解放战争、发展农业生产的重大意义。读完全书后,再回顾海山县土地改革的历程,我深刻感悟到在中央政治路线正确的前提下,如果没有像夏铁莲这样一批有胆有识、一心为民、从实际出发、忠实贯彻党的路线政策的地、县级领导干部掌权领导,发动、组织群众起来斗争,土地改革这类重大运动就不会获得成功。(河北省社科院老干部处供稿)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