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网站!
所在位置:首页> 成果发布

王晓岚:四十年来鼓与呼 ——《人民日报》关于解放思想的宣传引导

   2018-11-12 10:26:29 来源: 本站

改革开放,思想先行。没有思想解放,突破“左”的束缚,就没有改革开放。所以,改革开放四十年,也是思想解放宣传的四十年,每当改革开放的步伐出现滞缓,解放思想的宣传必然响起,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少走弯路,已形成党内外共识。

所以,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成就离不开党报的宣传。它为改革开放鸣锣开道,扫除思想障碍,营造舆论环境,凝聚共识,凝聚人心。《人民日报》作为中共中央委员会机关报自然是党报系统中的执牛首者,其相关宣传引领着整个宣传系统的舆论导向。因此,研究《人民日报》四十年来关于解放思想的宣传引导,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总结40年来的宣传,不难发现《人民日报》关于解放思想的议题设置出现过比较明鲜的三次高峰(见图表),每一次高峰都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并伴随着新一轮改革开放的高涨。

这三个标志性的事件分别是: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邓小平南巡讲话、党的十七大。下面分而述之。

 

 一、以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为楔机的第一次高峰

粉碎“四人帮”后,中国的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但是左的思想的束缚、“两个凡是”的教条仍然阻滞着中国前进的脚步。

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之后,组织党史研究小组,研究党的第九次、第十次及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历史,提出 “不能依据有关文件和领导讲话的框框来研究”,“千百万群众的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并举办干部培训班,为后来的思想解放运动准备了干部队伍和初步的理论基础。有些学员事后回忆说:“当时中央党校在耀邦同志直接领导下,思想解放,实事求是,有一个很好的学风。这些学习,为后来认识真理标准问题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杨西光便是这个干部培训班的学员。他于1978年3月上任《光明日报》总编辑,胡耀邦同志曾找他谈话,说要交给他一项政治任务,“就是改变光明日报社的政治面貌,要将‘两个凡是’转到拨乱反正”。上任后的杨西光恰好看到拟在“哲学”专刊发表的胡福明同志撰写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立即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决定作为重要稿件在头版发表,商请作者与其他同志对稿件作了修改加工,指出改变光明日报社的政治面貌“就从发表这篇文章开始,推动拨乱反正”。最后文章送胡耀邦同志审阅定稿,首发在5月10日中央党校《理论动态》上,次日作为《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发表,5月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日报》转载,全国性的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拉开了帷幕。

当时主管宣传的中央某领导仍然坚持“两个凡是”,中央党报凡是社论文章都要经过他的审阅,而如果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 则可以避免送审。文章发表前,“杨西光又分别拜访了首都新闻界的负责人胡绩伟( 时任《人民日报》社总编辑) 、曾涛( 时任新华社社长) 、华楠( 时任《解放军报》总编辑、社长) ,向他们通报了这篇关于真理标准的文章, 得到了这几位同行的支持,并商定:《光明日报》发表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第二天转载, 新华社转发通稿。”

文章发表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引起了有些人的反对和攻击,引起了一场思想路线的争论和斗争。”当时主管宣传的中央领导指示中央宣传部部长张平化严厉追查此事。不久,邓小平同志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明确表态,指出“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出发点、根本点”, “要拨乱反正,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个大解放”,并找张平化谈话,要他“不要再下禁令、 设禁区了, 不要再把刚开始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向后拉了”。

同时,中国学术界展开了学理上的讨论。6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邢贲思文章《关于真理的标准问题》,6月20至21日《哲学研究》编辑部邀请了首都部分哲学工作者和一些部门做实际工作的同志围绕真理的标准问题进行了讨论,大家在发言中指出,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8月10日,《人民日报》第三版发表沈小峰等文章《从科学史看真理的标准》,指出“任何一个科学理论或假说,是否正确反映了客观实际,是不是真理,决不是靠某个权威科学家的论断,也不能简单地用已有的理论作标准来判定,只能靠社会实践,特别是科学实验来检验。实践不仅是认识的源泉,而且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之后,各地党政军领导机关开始陆续表态,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这一点具有十分重要的政治意义,表明他们通过讨论从思想上突破了“两个凡是”的束缚,为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做了思想准备。

如中共广东省委专门讨论了真理的标准问题,表示要打破林彪、“四人帮”所设置的各种“禁区”,通过学习和批判,使思想来个大解放,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特别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作风。“搞清楚这个问题有着重大意义,这是关系到执行什么样的路线,关系到革命的成败和国家前途的大问题。”要学习、学习、再学习,思想解放、解放、再解放。第二书记习仲勋指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理论问题,而是一个有重大实践意义的问题,“林彪、‘四人帮’大搞唯心论、形而上学,疯狂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反对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林彪极力鼓吹‘顶峰论’、‘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等等,完全是政治骗子的行径。他们的卑鄙用心,就是要借毛主席的威望来捞取个人的政治资本。他们鼓吹的这一套,实际上是把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割裂开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用实践来检验真理,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即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样,马克思主义才能不断发展。”

据蔡美华博士论文《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中党报作为研究》统计,1978年《人民日报》发表有关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文章共计132篇,《光明日报》96篇,《南方日报》53篇,《黑龙江日报》106篇,上海地方党报158篇。这些文章中有署名文章、转载其他党报党刊的文章、地方党政军表态拥护的文章和动态消息,如人民日报刊登的地方党政军表态文章据统计有27篇,集中在10-11月,包括《济南部队和成都部队表态:支持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论》《宁夏党委表态解放思想冲破禁区,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韩先楚、肖华同志说,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要做到 要解放思想 要发扬民主》《反对本本主义 一切从实际出发 许世友、向仲华同志在广州部队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发言指出,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要勇于解放思想,充分发扬民主,坚持实事求是》等。

11月10日中央工作会议召开,持续了一个多月,提出了把全党工作的重心转到实现四个现代化上来的根本指导方针。邓小平12月13日在闭幕会上作了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指出:解放思想是当前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目前进行的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讨论,实际上也是要不要解放思想的争论。大家认为进行这个争论很有必要,意义很大。从争论的情况来看,越看越重要。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这是毛泽东同志在整风运动中反复讲过的。只有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也才能顺利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争论,的确是个思想路线问题,是个政治问题,是个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的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也高度评价了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讨论,认为这对于促进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线,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十一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全党工作的着重点应该从1979年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人民日报》便以此为议程大力度进行宣传报道,如5月6日社论《坚持四个原则 继续解放思想 促进重点转移》等。那个阶段,开展工作大都是打着“解放思想”的旗帜,反映在党报上就是诸如《解放思想 多多养兔》《外贸要大上 思想要解放》《解放思想,搞好综合平衡》等大标题。继之而来的党报议题还有: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各种责任制如承包责任制、联产责任制等。

现在回头看,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的确带来了思想大解放,它突破了“两个凡是”的禁锢和个人崇拜与教条主义的束缚,重新确立了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二、以邓小平南巡讲话为里程碑的第二次高峰

1989年国内发生的“六四”以及国际上随之而来的东欧巨变、苏联解体,使中国的政治神经高度紧张,防止和平演变、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成为舆论的中心。“左”的势力抬头,姓“资”姓“社”问题重新摆在人们面前。有些人趁此否定改革开放的成果,企图把中国拉回老路,改革开放的步子出现了滞缓。

1991年,邓小平在上海视察时发表讲话,大意是不要再争论姓“资”姓“社”了,否则会影响工作,耽误了发展的机会。《解放日报》据此发了四篇社论,但“受到北京舆论界的热议与质疑。这使人们在改革开放面前不敢越雷池一步,胆子不大,步子不快,束缚了经济建设的发展”。

1992年1月15日至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在上海考察工作时指出,全党要始终不渝地全面贯彻党的基本路线,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转变作风,狠抓落实,一心一意把经济建设搞上去。

1月19日至23日,邓小平在深圳视察并发表讲话,他说:“对办特区,从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担心是不是搞资本主义。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多搞点“三资”企业,不要怕。只要我们头脑清醒,就不怕。我们有优势,有国营大中型企业,有乡镇企业,更重要的是政权在我们手里。有的人认为,多一分外资,就多一分资本主义,“三资”企业多了,就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就是发展了资本主义。这些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他还说:“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多干实事,少说空话。……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象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尤其是在农村改革和城市改革中,“不搞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不要怕犯错误,发现问题要赶快改正。

小平同志离开深圳后,关于他视察的消息有关方面告知“暂不作公开报道”。不久,党内通过中央文件的形式对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发表的系列重要言论进行了传达,同时《人民日报》开始陆续刊登关于进一步解放思想的文章。

当年2月出版的第4期《半月谈》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为题辑录了江泽民、杨尚昆、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等同志公开发表的谈话。谈话录共分六个部分,六个小标题是:要始终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放,决不要分散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进一步解放思想,在改革开放方面迈出更大步伐;农村和城市都必须坚持改革,改革会有风险,这种风险我们能够承受;要实行“大开放”的方针,向世界各国借鉴一切有用的经验;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是相辅相成的;90年代是关键时期,要抓紧时机,把整个国民经济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这表明中央领导同志在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方面已取得共识。新华社曾摘要播发该文。

3月22日《南方日报》发表《小平同志在“先科”人中间》,率先报道邓小平在深圳视察的消息。3月26日,《深圳特区报》一版头条刊登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羊城晚报》看到该文后马上对己拼好的26日主要新闻版作了调整,以较大的篇幅摘登。28日《文汇报》《中华工商时报》全文转载。30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全文转发,新华社正式播发。3月31日,《人民日报》等各级党报都在一版显要位置刊发了《东方风来满眼春》。 这一轮思想解放的宣传达到了高潮。

不过事后,陈锡添坦言这篇文章有一个最遗憾的地方,就是没有把邓小平的一段很重要的谈话写上去,即“不要搞政治运动,不要搞形式主义,领导头脑要清醒,不要影响工作。”这几句话临上版之前,陈锡添把它删掉了,因为当时正在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不敢写,说明当时我的思想不够解放。”陈锡添实事求是地评价自己。

这一轮关于解放思想的宣传以发表邓小平南巡讲话为里程碑,突破了姓“资”姓“社”的束缚,打碎了精神枷锁,使人们的思想得到了一个大的解放,有力地推动了市场经济的发展。

 同年6月9日,江泽民同志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上的讲话第一次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新概念,并在党的十四大上作了深入阐述。他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指出,把社会主义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是一个伟大创举。实现这个结合,需要积极探索,大胆试验,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需要深化改革,解决体制转变中的深层次矛盾和关键问题。其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成为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提到全党面前。江泽民同志指出,“股份制是现代企业的一种资本组织形式,有利于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有利于提高企业和资本的运作效率,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不能笼统地说股份制是公有还是私有,关键看控股权掌握在谁手里”。

由此可以看出,没有思想解放就没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

 

 三、十七大精神指导下的思想解放大讨论

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指出: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并且指出“解放思想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大法宝,改革开放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动力”, 全党同志要“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

为了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精神,全国各地在各级党委的领导下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解放思想大讨论,把解放思想作为推动工作的“总阀门”,以大讨论促进经济社会更好更快发展。

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思想解放大讨论活动完全是在各级党委的紧密领导之下进行的,有准备、有方案、有步骤、有目标,并配以大规模的宣传报道。如中共廊坊市委提出的《关于贯彻落实省委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意见的实施方案》是根据省委下发的《关于在全省党员干部中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的意见》(冀发〔2007〕21 号),按照省委统一部署制定的,旨在全市开展以“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廊坊崛起”为主题的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通过大讨论,进一步加深对党的十七大和省委七届三次全会精神的理解,加深对市委“置身沿海,借势京津,加快崛起”发展定位的理解,找准廊坊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因素,创新发展理念,创新发展思路,创新发展方式,创新发展举措,创新领导方法;把科学发展观变为党员干部的自觉实践,把关注民生变为各级干部的自觉行动,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廊坊崛起变为全市人民的共同目标。该实施方案要求地方媒体做好舆论引导,营造良好氛围,要制定具体的报道计划,开设“解放思想大家谈”论坛,分设“领导干部论坛”、“企业家论坛”、“百姓论坛”,要举办“解放思想大讨论征文”活动,调动基层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形成全社会参与大讨论的生动局面。要充分发挥舆论引导和监督作用,及时报道活动进展情况,充分反映活动中涌现出的先进典型,全面展示各地各部门各单位解放思想大讨论中产生的新思路、新举措、新进展、新成效,生动展现全市党员干部群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饱满热情和崭新风貌。

《人民日报》在这一波思想解放大讨论中组织了大量的理论文章,旨在使人们正确把握解放思想的科学内涵、新形势下面临的任务,并刊登了各地党政领导来自一线的思考以及记者的相关采访报道,其中就有《习近平:解放思想不是鼓励打擦边球》。习近平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他在市委九届二次全体会议上说:“当前,上海的改革开放进入了攻坚阶段。在前进的道路上,遇到了若干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障碍和瓶颈制约,迫切要求我们进一步解放思想、开拓奋进,迎接挑战、克难攻坚。”“进一步解放思想,核心在于转变观念、更新思路,用创新的思维和办法应对、解决前进路上的新情况、新问题。当然,我们提倡解放思想,绝不是鼓励闯红灯、打擦边球,而是要求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以新的思路、新的理念和世界眼光、战略思维来审视、谋划和推动工作。” 并指出:“进一步解放思想,关键要转化为克难攻坚的实际行动,切实解决实际问题。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解放思想不是纸上谈兵、夸夸其谈。我们要把解放思想与当前正在做的工作结合起来、与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坚持到基层去、到群众中去、到矛盾集中的地方去,在解放思想中真抓实干,在解放思想中破解难题,推动各项工作取得实实在在的进展。”

2008年时值关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30周年,各种纪念文章的发表,相关学术研讨,再结合思想解放大讨论,形成了改革开放以来新一轮的思想解放高潮。

在《人民日报》的示范带动下,各地各级党报都开辟了相关专栏,进行了大篇幅的宣传报道,一时间形成了轰轰烈烈的全国范围的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

如果说以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为楔机所带来的第一次思想解放突破了“两个凡是”的束缚,以邓小平南巡讲话为里程碑的第二次思想解放打破了“姓”资姓“社”的精神枷锁,带有全局性重大意义。那么在十七大精神指导下的思想解放大讨论,则解决的是各地具体影响科学发展的思想观念和精神状态,推动解决各自发展所面临的瓶颈问题,开辟发展新路,有力地推动了经济社会全面转入科学发展的轨道。如前所述廊坊方案。而广东方案则是:“破除‘夜郎自大’的思想,突破小农经济、计划经济、小商品经济的发展局限,以战略思维和全球视野来谋划广东的未来和发展。”“密切关注世界发展理论的新思想、世界经贸规则标准的新变化、国际分工的新动向,着眼国家发展总体战略,自觉融入世界发展潮流,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主动应战、趋利避害。”继续解放思想,锐意进取,用改革创新的勇气来解决“土地制约、技术瓶颈、结构难题、社会矛盾等许多深层次问题”。总之,就是在继续解放思想的旗帜下拿出自己当地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来。这样就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笔者以“解放思想”和“思想解放”文章篇名分别对《人民日报》(不包括海外版)进行搜索,两者相加,根据得出的数据作出如下图表:

 

从图中可以看出,40年来“解放思想”一直是《人民日报》的议题,它是改革开放的先行者、保驾者、护航员。每一次思想解放议题的活络,都推动了改革开放的深入,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发展。而每一次低谷,都有着深层的政治因素和社会原因,伴随着国民经济一定程度的低迷徘徊。

我们欣喜地看到,随着今年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各种纪念文章、学术论文相继刊发,又逐步出现了新一轮的“解放思想”议题的升温。我们祈愿在进一步思想解放下,国民经济平稳向好,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作者:王晓岚,女,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